当特朗普在全球瞩目下走进纽约曼哈顿法庭受审时,几乎同时,因“封口费”事件而起的另一场民事官司迎来判决。

这一次,特朗普一方获得了法律层面的胜利,“封口费”一案女主——艳星丹尼尔斯被判赔偿近12.2万美元律师费用。

而算上此前的两次败诉,如今丹尼尔斯一共欠特朗普60多万美元,而当初她从特朗普手里拿到的“封口费”也仅有13万美元。

当地时间4月4日,原告方明星丹尼尔斯提出的特朗普诽谤诉讼在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开庭,最终裁定丹尼尔斯“关于收费要求不合理的论点没有根据”,前总统特朗普胜诉。根据判决,特朗普雇佣的两家律师事务所在此案的抗辩上诉和准备费用申请方面,共付出了183小时的工作,原告方因此需向被告方团队支付121972美元的法律费用。

此外,在该案中,特朗普曾要求丹尼尔斯为其律师团队“准备答复”所做的10小时工作额外支付5150美元,上诉法院拒绝了这一要求,理由是这些费用“没有详细列出每个日期执行的任务以及每个任务所花费的时间”,也没有“指明处理费用回复工作的律师是按小时计算的收费标准”。

在判决结果出炉后,特朗普的儿子在推特上写道:“第九巡回法院刚刚判决斯托米·丹尼尔斯向特朗普支付律师费。她之前已经欠了他(特朗普方面)50万美元左右,这是一笔额外的费用。哈哈,很高兴她说她的T恤衫卖得很火,这让她有能力给特朗普还钱。”

这项民事裁决与曼哈顿地区检察官指控特朗普犯有34项重罪在法律上是两个独立的案件,但它确实起源于同一事件。

丹尼尔斯声称她在2006年与特朗普有染,特朗普的法律团队为竞选需要,向她支付了“封口费”,以免她在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公开此事件。

特朗普一直否认与丹尼尔斯“”的存在,但承认他让当时的律师迈克尔·科恩为此事支付“封口费”。当地时间4日,特朗普在自己的“真相社交”(Truth Social)网站上再次发帖提及此事,称“这份价值13万美元的保密协议完全合法”。

2018年4月,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帖,在一张丹尼尔斯和她前夫的素描照片配文称:“多年后冒出一个子虚乌有之辈,(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把(喜欢做)假新闻的媒体当傻瓜玩!”

丹尼尔斯由此以诽谤罪将特朗普告上法庭,但联邦法官奥特罗于当年10月驳回了诉讼。法官认为特朗普的推文用到了标志性的个人夸张修辞,并没有强调自己说的就是事实。同时,法官认为,特朗普主要攻击的对象是一些媒体而非丹尼尔斯本人。

2022年,丹尼尔斯提出上诉,这次诉讼中丹尼尔斯再次败诉。两次失败的起诉分别让她欠下特朗普团队29.3万美元和24.5万美元的法律费用。

2022年败诉后,丹尼尔斯称,自己宁愿入狱也不会付给特朗普一分钱。她还表示如果特朗普最终进入监狱,她会“跳着舞走过繁华的大街”。

今年4月1日,丹尼尔斯回应了特朗普被刑事起诉一事:“特朗普不再是不可撼动的了,有权力的人不能免于法律的制裁。无论你是做什么的,或者你的银行账户上有多少钱,你都要为你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负责,正义得到了伸张。他做了很多更加恶劣的事,早该被逮捕了。”

丹尼尔斯还披露,因为特朗普此次被刑事起诉,她也收到了大量的威胁,“威胁的数量和强度与以前一样,但这一次的内容是直接的暴力,有人甚至说要杀了我”。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