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生日前最近的一个主场,俱乐部做了精心的准备,球迷纷纷在生日留言板上写下自己的祝福,并领取限量版的纪念票根。赛前,包括宋琦、聂磊、陈文杰、郝祺、张波、朱彬毅等见证了俱乐部发展历史的功勋球员代表受邀来到现场,省、市体育局领导和相关股东方领导也亲临助阵。更加引人注目的是,C4看台上一个由290名同为29岁的球迷组成的特殊方阵。作为河南足球俱乐部的“同龄人”,他们随着主队的一轮轮攻势,不遗余力地呐喊助威。伴着3:1胜利的终场哨声,全场近2万名球迷随即化作欢乐的海洋。

河南足球是什么?它是一种来自黄河的宽厚开阔的气质,一种源于草根的隐忍刚毅的品格,它是只有在这块土地上才能生长出来的一种与子同袍,敢于拼死一搏的战斗精神。

当足球这项运动和河南这方地域结合起来的时候,它便和这里的人有了同频的荣辱悲喜,同样的性格意志。这一切,在河南足球俱乐部29岁生日的这天,更值得我们回味。

90年代初,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兴起,北京、上海、江苏等地的职业球队相继诞生。因为缺少资金,当时隶属于河南省体育局的河南足球队一直未有企业青睐,以至于出现了江苏企业意欲收购并冠以外省名号的尴尬场景。看到时任《郑州晚报》记者王微晶的连篇呼吁,河南建业老总胡葆森拍案而起,公司成立不到两年、还没有做过一个项目的建业毅然接过了河南足球的大旗。

1994年8月28日,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宣告成立。自此,河南足球在中国职业足球版图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当时,河南正遭受社会上严重的地域歧视。从某种程度上说,河南职业足球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的职业足球,它还肩负着为河南人正名,替河南人争气的使命。

建业足球秉承价值观驱动的企业信条,坚持公益导向,文化导向。29年来,建业集团对足球的投入累计数十亿元。胡葆森也始终坚守了自己“不求一掷千金,只求一诺千金;不求足球豪门,只求守土为民;不求一鸣惊人,只信天道酬勤”的承诺。

胡葆森曾笑称自己是“朴素的狭隘的河南主义者”,人们清楚,这个“狭隘”背后其实是身为河南人的执着担当,这个“河南主义者”背后其实正是所有河南人对故土的炽烈情义。

29年来,比赛中那些流血拼搏的球员和看台上声嘶力竭的观众,他们哪一个不是“狭隘的河南主义者”呢?

和国内众多的豪门球队相比,河南足球具有天然的草根气质,而草根的攀爬之路从来都异常艰辛。

河南足球职业化以来共经历了三次降级,分别是1994年降入乙级、1998年再次降入乙级和2012年降入中甲,但坚韧的河南足球均在次年完成升级,这在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至今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无论是慷慨悲壮的“抬棺大战”,还是远征外省的千里单骑,亦或是特殊时期的负重前行,河南足球都从未辜负过河南,充分彰显了河南人“坚毅、厚重、大气、执着”的精神品质。

我们为什么“专治各种不服”?因为精卫在这里填海,大禹在这里治水,愚公在这里移山,林县人民在这里开凿了红旗渠,河南人天生具有坚持到底、永不言弃的基因。29年,我们和300万球迷以及无数关心热爱足球的河南人一起捍卫了这个基因。

河南足球俱乐部自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迄今为止,共参加了839场正式比赛,球队一共取得了990个进球,拿到了1047个联赛积分。虽然各种荣誉与国内豪门尚有差距,但河南足球却一路筚路蓝缕、忍辱负重,始终勇敢肩负着更多更大的社会责任。

近年来,中国足球改革正在进入深水区,足球反腐震动整个足坛,又恰逢国家房地产政策重大调整,很多球队背后的地产企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加之行业艰难,俱乐部解散离场成了常态,河南足球也无数次面临解散的境地,是退出还是前进?是躺平还是重生?成了摆在俱乐部面前的一道选择题。虽然很多球迷对不叫“建业”难以接受,事实上,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到河南嵩山龙门足球俱乐部再到河南足球俱乐部,每一次更名背后,都有俱乐部管理层奔走呼吁,四方求援,也有体育部门和各级政府的鼎力支持。

河南不能没有足球,河南足球的火种必须保留!毫无疑问,每一纸公告背后都是命运攸关的抉择。无论遭遇多少非议和艰辛,我们选择:活着,活着才有未来!

细心的球迷可能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8月25日航体主席台上,除了省体育局局长马宇峰、副局长孙晓红外,郑州、洛阳、建业原三方股东均派代表参加,河南文旅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孟铎、总经理张立新等领导全程观赛、呐喊助威。而建业足球创始投资人胡葆森也在生日祝福视频中说:“我理解的做一个百年俱乐部,就像一支接力棒,从一代人手里传到交到下一代人手里。相信在省委、省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下,在所有人的参与下,河南足球一定能迎来更多的胜利和更大的辉煌!”

这标志着在河南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河南足球俱乐部新一轮股权结构改革曙光在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以足球为核心带动的体育产业将在郑州国家中心城市的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体育+文旅”的方式将成为激活消费的新引擎。河南球迷仍能在家门口欣赏中国足球的顶级赛事,继续为家乡的球队摇旗呐喊。因为,在中国的足球版图中,河南一直都在。

“我果为洪炉大冶,何患顽金钝铁之不可陶熔。我果为巨海长江,何患横流污渎之不能容纳”。《菜根谭》中的这段话是建业老胡的座右铭,它更像是说给河南足球的。

朋友,你看过河南足球吗?你骂过河南足球吗?你在球场里为它摇旗呐喊过吗?你喜欢身边那个和你一样与家乡球队荣辱与共的人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都深爱着脚下的土地,我们共有一个名字叫:河南。

最后,把真诚的祝福送给未来的河南足球——29年不长,壮哉而立;100年不远,只争朝夕!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胡毅峰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案一审宣判

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孙茂松: 人工智能会取代大批低端智力型劳动者

汇集《永乐大典》等2200余部古籍,“识典古籍”平台—— 数字化,让古籍触手可及(护文化遗产 彰时代新义)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